《簰洲湾作证》两任电力“芝麻官”

发布日期: 2018-08-23 信息来源: 国网咸宁供电公司

蔡正泉、蔡亚军,两个土生土长的簰洲人,一个是1998年的簰洲供电所主任,一个是现任主任。今天,我们通过这两任供电所主任,感受不一样的簰洲电力人。

蔡正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199881日,簰洲湾溃堤的时候, 39岁蔡正泉时任簰洲供电所主任。从抗洪抢险到灾后重建,1998年的夏天,永远定格在他的记忆里。

至今,蔡正泉常常忆起儿时的簰洲湾:工厂林立,商业发达,被称为小武汉,比当时的嘉鱼县城都繁荣得多。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簰洲湾都是一派欣欣向荣。

1980年,蔡正泉到嘉鱼县电力局上班,还很不习惯县城的生活:“比如出行,我在簰洲湾一出门便有船,比县城的稀疏的公交车方便多了。”他说。

正是带着浓浓的故乡情结,1982年,他回到簰洲供电所,12年后,成为供电所主任。

那个时候,供电所主任最大的压力莫过于电费回收,簰洲湾那时大大小小的企业很多,还有各个村庄。那时候人们认为,电费是国家的,就可交可不交。比如一个工厂,他会把资金用于进原材料,用于发工人工资,但首先不会想到交电费。但是电力局要求电费每月结零,怎么办?只能靠贷款,有时候贷款多达几十万元,用来交电费,形成恶性循环,各供电所苦不堪言。

困苦中的蔡正泉开始想办法,这个电费的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呢?

1998年临近年关的时候,他发现,镇上的个体餐饮老板还在一家家收欠费,一直到腊月三十,还不放手,大有收不回欠款不过年之势。

他知道,这个时候供电所的电工也在收电费,但是他们是怎么收呢?有的人家说实在交不了,一般来说电工就走人,不会主动想更多的办法,就是说工作劲头远不如餐饮老板。原因出在哪里?餐饮老板收的是自己的钱,电工们收的是单位的钱,与自己的切身利益没有挂钩,工作劲头当然就不足呀。

如果把电费转成电工们自己的钱,电费回收应该就没有这么难了,他想。

想归想,但实施起来很难。首先是担心收费员不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他就想,实在不行,从外面请人来收。不过实际情况比他想的好,站里职工比较配合。此外,他还担心地方政府讲情,为此,他专门找镇里书记,告诉他如果哪个企业欠电费找他,只要不来找我说情就是最大的支持,书记答应了,也这样做了。同时,他跟局领导请示,和营销部沟通,把电费滞纳金奖励给收电员,得到了上级的支持。克服这三个困难,蔡正泉就大胆地干开了。

最让他感动的是当时的营抄班长,他是蔡正泉的师傅。师傅说:小蔡,我没有那么多钱垫付电费,但是我不能拖你后腿,我不当营抄班长了,算是对你的支持。后来换了一个年轻人当营抄班长。

蔡正泉的办法开始实施:每月25日前,收费人员无论是否收齐本月电费,都向供电所全额交付所辖片区电费,再向欠费用户催收,用户欠费产生的滞纳金则归收费员个人所有。

一语既出,石破惊天!一些收费员不敢承担风险,欠电费用户不相信自己欠的是私人钱……观念上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冲击着供电所员工,冲击着交费用电户。

克服重重困难,蔡正泉咬牙将政策推行了下去,经过初期的涅槃之痛,他成功了!2002年,电费买断在嘉鱼县供电公司全面推开,随后在咸宁供电公司推广,又辐射到湖北省、四川省等更多的省份。

电费买断,电工们承担了很大的风险,他们愿意这样做,一方面是对供电所工作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是珍惜自己的岗位。

2002924日,《湖北电力报》以《簰洲湾:电费回收买断经营》为题,深度报道蔡正泉和他的电费买断经营方式,《农电管理》《中国电业》等媒体先后转载,中国电力新闻网、新浪网等媒体纷纷关注电费买断制。就连蔡正泉本人也料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一做法最终被广泛借鉴,其影响直到现在。

蔡正泉是个喜欢动脑思考的人,如何降低线损,他也想办法。当时在台区有供电所统一的封铅,即便动过了,电工还可以换上新的封铅,也没有人知道。但是他制作了他本人专用的封铅,上面印有一个“泉”字,这个封铅由他专人管理,有时就突击检查,看封铅动了没有,用这样的办法来约束电工。效果很好,当时簰洲供电所线损比上面要求低了三个点,在嘉鱼公司排名第一。

蔡亚军:几度抗洪簰洲湾

1998年,蔡亚军年方20,正在河南某部队服役。作为土生土长的簰洲人,故乡的水情无时无刻不牵动他的心。

有一天,他突然接到命令:集结上车,赴抗洪一线!

他不知道去向哪里,随同战友上了车。

大车开啊开,不知开了多久,往车外一看,“潘家湾”三个字映入眼帘。潘家湾的旁边就是簰洲湾,他的心头一热:回家了!

车经过嘉鱼县城的时候,他看见了母亲,可是扯破了嗓门喊,母亲也没有听见他的声音。

那一回,部队在嘉鱼县驻扎了1个月,每天背沙袋,筑江大堤留下了他和战友们的身影。

母亲知道儿子的部队来了,赶到堤上找他,怎么也找不到。于是,她每天熬了绿豆汤送到大堤上,在她眼里,每一个战士都是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每天送啊,送啊,终于有一天,她见到了正在背沙袋的蔡亚军。

9月份,部队离开的时候,全县人民含泪送别,望着刚刚经历洪灾的故乡,热泪在蔡亚军的眼里打转。

弹指一挥间,18年过去了,2016年,当年的毛头小伙蔡亚军,成了簰洲供电所主任。

也是这一年,又一场洪水考验着簰洲湾。

712日,簰洲湾水位29.52米,已经连续超警戒水位8天。

长江水位居高不下,簰洲湾内涝严重,6.3万亩良田危在旦夕。

74日,暴雨,内涝越来越严重,地方政府紧急在双益泵站增加了6台水泵,急需一台315千伏安的变压器提供动力。蔡亚军和同事们运着变压器赶到泵站。

雨下得昏天暗地,每个人都成了落汤鸡。

栓控制绳、起吊、将变压器固定于台架、擦拭套管、测试绝缘……安装工作在“哗哗”大雨中艰难开展。

“起吊、稳住……”蔡亚军一直在雨中指挥,不时给大家搭把手。

在簰洲供电所几年来,蔡亚军和同事们安装了多少台配电变压器,他已数不清。他只知道,今天这个变压器的安装,关乎更多乡亲的利益。

5210分,电通了,汩汩积水从泵站流出,蔡亚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71日大雨天气以来,这是蔡亚军第五次忙碌到凌晨。

71019时,蔡亚军接到电话:丰收闸附近八大湾发现管涌带,全长200多米。

发现管涌,意味着要马上用潜水泵注水以抬高管涌处水位,缩小与长江的水位差,缓解险情;发现管涌,也意味着需要搭建临时观察棚,需要照明。

几天来,簰洲供电所已经为5个管涌点提供了电力支撑。79日,复元闸段出现管涌,蔡亚军带着5个同事赶到现场,两个小时内,架起500米电线,装上潜水泵。待潜水泵正常工作,已到黄昏,大家又紧锣密鼓地为观察棚安装照明。这一忙,又到了23时。

为管涌处接电,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离电源点远。比如八大湾处的管涌带,方圆5公里无一处电源,万般无奈,只能抬来发电机。收工的时候,又是凌晨时分。

“孩子,注意安全!”电话那头,是父亲关切的声音。

父亲曾是簰洲供电所的外线班长,他懂得,此时此刻,儿子是停不下来的,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平安。

1978年,蔡亚军出生在簰洲供电所。他的整个成长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年防汛期间,整个簰洲小镇的众志成城。而父亲在他儿时记忆的最深处,便是每年防汛期间的一身雨、一身泥。

如今,他和父亲当年一样一身雨、一身泥。与当年不同的是,今天每个哨所需要通电,而不仅仅是管涌处。

今天,作为簰洲供电所主任,蔡亚军做得更多的,是助力簰洲经济发展,做好电保障,让当年的“小汉口”再度腾飞。

放眼望去,长江浩淼,经过他的家乡,缓缓东流。

供电所所长,无疑是电网企业的“芝麻官”。但“麻雀虽小,肝胆俱全”。一个供电所长,要承担供电一方的重任。对外,不仅要搞好安全供电和优质服务;对内,要带好队伍、加强管理,圆满地完成上级下达的各项目标任务,所以说,用“千条线穿一根针”来形容供电所长这个岗位,一点也不为过。在湖北电网的970多个供电所里,这些电力“芝麻官”们勤勤恳恳地坚守一线,承担了供电基层管理的重要职责,为湖北电网的健康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