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簰洲湾作证》一个农电工的成长之路

发布日期: 2018-08-13 信息来源: 媒体业务部

2018510日,国网嘉鱼县供电公司老官培训基地。

只见一位50多岁、国字脸庞、身着国网绿的男子,正在操持着摇表、电桥等工具,向围在他身边的几位学员,耐心、细致地讲解和演示着“1千伏电缆绝缘电阻的测量”、“变压器直流电阻的检测”等课题,讲起理论,侃侃而谈;动手操作,异常熟练,俨然就是一位认真负责的大学实习老师。

他,叫金维顺,今年57岁,是嘉鱼公司簰州供电所的一位农电工。  

称职的村电工  

记者采访金维顺时,金维顺不疾不徐地用很有磁性、比较标准的普通话回答着记者的问题,这让人刮目相看。

金维顺是1978年的高中毕业生。毕业后,他回到生产队当上了记分员。当时是“大集体”时代,队里由队长派工,劳力们按分派干活。每家每户在堂屋里挂有一个记分本,下午收工后,金维顺去每家每户的记分本上,为劳力们记上工分。成年男劳力可拿10个工分、女劳力则拿8分。金维顺刚刚到队里干活,记工分也比较轻松,一天得6分。簰州湾土地肥沃,队里主要种棉花,棉花比粮食值钱,生产队年终分红,10个工分能值1元多钱,顶得上城里的工人了。

庄屋岭村(原幸福大队)看到金维顺年轻好学、办事认真, 1979年下半年,又安排他担任村电工。

金维顺说,村电工这活儿并不轻松。村里200多户人家,早在70年代初就户户通了电。村里虽然紧靠长江,但2000多亩土地必须依靠泵站抽水灌溉。当时,村里有4台变压器共300千伏安;村级泵站有3个,155千瓦、222千瓦,组里还有4个小泵站。除了保障村民的正常用电以外,还得保证大小泵站的正常运行。

金维顺爱学习。记者特地往他家走了一趟,无意中,在他的卧室里看到一本书——《国网企业生产岗位技能操作规范——农网配电营业工》,厚厚一本教材,中间夹着不少纸条儿,纸条上记着各种学习心得。金维顺说,当上电工以后,学习就没间断过。去武汉、去咸宁、去嘉鱼,就喜欢逛书店,买了不少《电工手册》、《机电维修》、《无线电》杂志等专业书,经常对着问题,在书上找答案。当时,电视上有一档关于《电工基础》的节目,只要有空,他就会地一节一节地看,不知不觉,就学会了许多专业知识。

随着广播和电影的引入,金维顺又兼任村里的广播员和放影员了。

金维顺回忆,1982年前后,村里买了一台投影电视机,有一米见方的银幕,每到夜晚,周边两三百村民,都会端着小凳子,密密麻麻地围坐在村部的投影电视机前,津津有味地看着《射雕英雄传》等流行的电视剧,几乎每晚乐此不疲。

金维顺除了干好村电工的这些“本职”工作以外,还帮乡邻修电风扇、收音机什么的,从来不收费用。

金维顺在村里当电工,一直干到1995年。16年里,村里没有出过一次安全事故,没有欠过一分钱电费,没有烧过一次变压器和电动机。村民都说,金维顺是个称职的好电工。  

能干的维修工

199881日,我正在乡文化站宿舍买的三楼的那套房子里。 我在楼上看到,街上有不少军车载着战士,往长江大堤那边赶。晚上,就得知大堤溃口了。”

1995年,合镇乡广播站发现金维顺在村里不仅将电工工作干得很出色,广播员的工作做得也很好,特别是他修理收音机、扩音器等方面的专长,更是让广播站的负责人欣赏不已。就这样,金维顺成了一名乡广播站的维修工。

当年的那场大洪水,不仅淹没了簰洲镇、合镇乡(如今乡镇合一)一镇一乡57000多群众美丽的家园,几乎也将这里100多台配电变压器(专变)以及大量的电动机等设备淹没殆尽。

洪水退却以后,这些被淹的电气设备被送往供电所或者能够修理这些设备的各种去处。

金维顺就收到不少水淹变压器和电动机。

在修理这些设备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个故事。每每金维顺修理的设备,就会一次送电成功;而其他地方修理的设备,往往送电后就会烧毁。以至于簰洲供电所所长蔡正泉站在全局的角度,“跨界”向金维顺下了指令:得优先修理堆在供电所的变压器,否则,其他设备不得入网送电。

自此,金维顺在本职工作之余,加班加点维修供电所里的变压器,常常干到转钟两三点。

“修理水淹变压器,你有什么诀窍吗?”记者问。

“修理这种被水泡了一个多月的电气设备,与平时受潮的故障处理是不一样的。”金维顺说,在处理这种水淹设备时,首先得将变压器的线包或者电动机的线圈吊起来,让水尽可能滴干。然后,要将线包烘上三、四遍。因为漆包线泡水时间太久,一次绝不能烘干,烘一次,冷却以后,水分会减少一些,如此三四次以后,线包才能恢复到合格的绝缘程度。这样,再进行二次绝缘处理,设备才能合格。

1999年初,看到簰洲湾“两改一同价”中的电网改造的商机,金维顺辞去了广播站的工作,带领10多个熟练工,加入到农网改造的工作之中。

在经过进一步地认识和了解以后,簰洲供电所所长蔡正泉,也看上了责任心强且非常能干的金维顺,并克服困难,2000年,将已过35周岁多年的金维顺揽入供电所,当上一名农电工。  

二级优秀员工

一转眼,18年过去了。在供电所当上农电工以后,金维顺从事抄表、收费及维护工作,干得如鱼得水、顺风顺水。

让金维顺比较得意的是,2015年省公司系统那次农电“大比武”——也就是农电工定级层层考试。

首先,是县公司“通关”。全县200多名农电工参加的考试,主要涉及初级工和中级工的相关知识——这对于整天不是处理故障,就是看书学习的金维顺来说,那是“小菜一碟”,他进入县公司前50名,被选拨到咸宁市公司考试。

第二关,考的是高级工的知识。这也难不倒金维顺。在市里的几百人中,他位列前十几名,“冲关”武汉。

最终,在省公司的考场中,金维顺继续得到较好地发挥,被省公司评定为农网二级优秀员工。

据了解,金维顺并非浪得虚名。两年前的一天,10千伏瓷厂线接地,所里几名维修人员,沿着线路查了几遍,没有发现蛛丝马迹。金维顺和这个故障点“杠”上了。他请大家将线路的几处跳线断开,再分段摇接地。果然,在某段线路中,很快找到了故障——一处没有放电痕迹的低值瓷瓶——很难用肉眼发现的故障点。

519日,调度发出指令:10千伏丰收线路过流跳闸,请供电所快速处理。维护班长将这一情况向大家介绍以后,金维顺立马心中有数:永丰支线发生故障的可能性最大。结果,大伙直奔永丰支线,果然,故障就在那儿。

“有这么神吗?”记者有些不解。

“因为丰收主线刚刚换过绝缘线,不大可能出现问题。而永丰支线还没有整改,可能出现树障、房障、鸟害的情况。”

看起来,金维顺作为省公司一名农网二级优秀员工,名副其实。

在省公司系统,有着2.5万名金维顺这样的农电用工。2000年湖北电网开展“两改一同价”前后,他们加入省公司这一大家庭,承担着荆楚大地千千万万个农户的供电保障工作,他们是湖北电网不可或缺的一支生力军。

相关链接